平心在线

文化生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生活 > 陕化文苑
上班路上二三事
发布时间:2020-05-10     作者:生产技术部 王静   分享到:

选择清晨走路上班,是3月31日决定的事情,主要是为了体脂秤上那个吨位轻一点、再轻一点。掐指算算,除了周末节假日,连续走了已经一月有余,每天7点5分下楼,迈出福利区门口,拐进磨村的路口,沿着物流大道一路向西。今天细雨蒙蒙的晨,空气格外清晰,疫情防控以来,第一次在户外忍不住卸下口罩,一边大步流星的走着,一边自由酣畅的呼吸着……

前一阵子槐花开得正旺的时候,路边的槐树下有人拽着枝干撸槐花,有的拿着长杆够槐花,我弯腰捡起一支在手里把玩。这些白嫩嫩、肉乎乎的槐花,也许一会被蒸个槐花麦饭美了胃口,也许会被装进袋子里,摆在路摊上售卖来点外快。而最让我感触的是路边那片果林是翻地的人,清晨的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在疙疙瘩瘩的土地上一起一落的撅着,因为我小的时候总会跟着大人去山上种地,记得有一年为了提高效率,我和我哥还有我母亲三个人把一块地分为大小不等三份,各自翻地,先用?头把草除了,然后大土疙瘩捣成小块,把小块继续弄城松软的土沫状态最好;我父亲刨坑,带着我妹我弟一个撒籽一个施肥,等到秋收的时候那块地里的庄稼毫不客气的暴露了我当时翻地没翻到位的后果,长势最差,收成也最少了。那天我听到了一句话:“人哄地皮,地皮哄肚皮。”这句话伴随了我往后的生活和工作,让要干就干成的种子扎根心底。今天看到正在地里卖力干活的身影,等到那些桃子杏子什么结出来了,我一定也要过去尝一尝那颗劳动的果实。

要进东门了,一般这个点已经停了一长排拉液氨拉产品的车队。突然传来一串悠扬的笛子声,四处张望,原来是一外来货车司机,站在路边吹着,走近一看,年龄应该有50岁往上了吧,花白的头发,黑黝黝的肤色上堆满褶皱,但笛声确实清脆流畅,和晨的清爽很配,让人心生感动。他说他是来拉货的,开大车的司机“等待”是家常便饭,为了打发时间,他就随身带着伴自己几十年的老笛,不忙了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吹奏两曲,放松一下,保持好心情。原来看着老沉的师傅,内心还是这般年轻,对生活保持着激情和热爱,我驻足停留录了一段视频,他说姑娘是不是要发抖音啊,我说不发我没有下载抖音。老师傅一脸诧异的笑了,我也笑了。我在想,当自己焦急等待心浮气躁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方式让自己回归平静?有没有什么爱好和特长可以伴随自己,保持一颗充满活力和阳光的心?

进了厂区,即使已满头大汗,也要把打滑的眼镜戴上,免得迎面走来熟悉的人看不清没打招呼伤感情。随手拍张挂着露水的鸢尾,像一只紫色的蝴蝶停留在绿草间;随手拍一张落花,像粉色的地毯铺满行道边。隔着袖口擦一把额头的汗,依旧迈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走着……

“小王,今天没开车?”

“黄师,早!我故意走路的。”

“好,加强锻炼有好处,坚持!”

“嗯。”

黄师骑着他的变速自行车已走远!走路以来,自行车的声音、电摩的声音,有时也有小轿车的停留,知道我故意走路以后,大家都是莫名一致的统一祝福“加油,坚持!”就想起了我在陕化的十个年头,生活的道路中,就是有师傅们、同事们那一句句的加油、坚强、勇敢、坚持等等的祝福伴随着我一步步走远,一点点成长……

7点45分了,绕过高耸的造粒塔,不由说一句,我对造粒塔情有独钟,因为我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她的伟岸,标志性的存在!抬头仰望,那里曾经是我在这里攀爬过最高的顶端。进了办公室,整整仪容,歇息片刻,理理思绪,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生产技术部   王静)